散文

老街和古树

古风情韵的老街 在享誉中外的石刻之乡大足,自成渝高速公路和成渝铁路交汇处的邮亭镇,向东去两里许,有一高坡名叫五里堆。站在坡顶上远眺,周边儿青青的巴岳山脉逶迤起伏......

一粒怀揣梦想的种子

一粒被遗弃在路边的种子躺在坚硬的泥土上,沮丧地哀叹着不公平的命运。她再也无法领略到南美洲亚马逊平原的自然风光,再也无法欣赏到美国克罗拉多洲的千里沃土百花开。也许......

儿童趣事

童真、童心、童趣。四十年来,时常萦绕在我脑际的是儿时唯一做的一件不着调的错事,至今令我惭愧不已。 一天相宾、相民、王侯、赵红几个玩伴把我叫去,说做一件惊天动地的......

难忘的焦面

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 我喜欢夏天,当然不是为了绿阴幽草,是因为夏天的另外一项内容,有着许多好吃的东西。除了瓜菜果蔬,还有就是最诱人的焦面。 夏天新麦......

三月,茶山

绵绵烟雨的三月,当那一天踏上连绵的茶山时,瞬间被眼前的青绿融化了。 不禁惊呼,茶山绿了三月。 记得著名文人朱自清在他的《绿》一文中写道: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

约会凤凰

不知道多少次来到湘西的凤凰了因为我的太太是湘西凤凰人,但是不论是多少次,我一直都还在倾慕神往凤凰这个的地方! 我本来是汉族,但是因为外婆的缘故,后来也成了土家族......

思乡豆腐

国庆长假,朋友把我丢在南方一个移民村里,这里居住着三峡巫山移民,白天院子里只有守家老人,很安静。上午写作两个钟头后,我感到有点累,放了笔到外面走走。太阳很有力量......

化蝶

好几年前的事了,现在还记得清楚。不是为记性好,而是为着难忘人生一世,能有多少次生离死别?想起来免不了要心伤,可心伤怎能挡住对亲人的记挂呢? 燕子低飞时,又是一年......

夜雨

那是一个黑洞洞、阴森森的夜晚,云彩低得让人有些窒息,翻卷着的云朵一簇簇、一片儿片儿,时而与埋没在云层里的偶尔露出零星光亮的月儿叠印,时而低低地附合着大片乱云在恐......

微笑的枣树

我想,人的生命远没有植物坚强,特别是树,人倒下去的时候而树却还以一种站立的姿势活着。我又想:人真不如变成一棵树立在世间,餐风饮雨,经历自然界电闪雷鸣的考验,承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