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动态

中国剧作家队伍萎缩惊人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0-04-19 16:45:56

 

    不久前,全国部分中青年编剧集体到常州“读书”。这缘于中国剧协今夏召开的“全国剧本创作和剧作家现状信息交流会”。《剧本》杂志社副主编黎继德说:“我们预知当前剧本创作和剧作家现状不容乐观,于是请来各地代表进行交流沟通,结果一看调研报告大吃一惊,没想到全国剧作家现状‘惨’到这份上,简直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上世纪80年代初,吉林有省、地、县三级剧本创作队伍,号称“山本五十六”,即356人。如今,这些剧作家几乎百分之百退休。“当前我省能够写大戏的不足10人,而在这10人中,有5人在潜心创作电视剧,另外5个坚守在戏剧舞台的,姑且可以看成是他们的生命所爱吧!”吉林省戏剧家协会主席宋存学说。

    广西的剧作家也老的老、退的退、走的走,目前能写大戏的不足10人。广西戏剧家协会主席、编剧常剑钧一不留神成了当地的“地头蛇”,广西有影响的大戏几乎都出自他之手。“在前不久结束的广西剧展上,15台大戏由我编剧的就达3台,可除了悲凉外,我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我看不到前面的人也看不到后面的人。我的搭档梅帅元随张艺谋赚大钱去了,我省的编剧阿丘也跑去中央电视台主持节目去了。”常剑钧字字句句透露着孤单。眼下唯一令他得意的是:他把广西的知名娱乐记者胡红一“挖”进了编剧队伍。

    北京的剧作家现状比较特殊,一方面舞台空前活跃,一方面编剧人才匮乏,除了北京人艺外,北京市属剧院团只有王新纪一个编剧,也已步入退休年龄。而在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目前仅活跃着3名编剧,其中两名兼做行政和其他工作,只有一个半人可供使用。上百个剧团奇缺剧本,嗷嗷待哺。由于导演、演员的力量和编剧的力量严重不成比例,部分知名编剧只得频频赶场,改编传统老戏,移植国外戏曲,“一鸡三吃”,或将过去压箱底的习作翻出来使用。在这种情况下,许多艺术节上演的都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之类的传统老戏,新编戏和现代戏匮乏,也就不奇怪了。

    作家缺位,教育何为?在采访中笔者发现,学院派戏剧编剧的“成活率”极低,学生毕业后基本胜利大逃亡。曾在上戏戏文专业任教13年的谢柏梁说,上戏十多年来共培养了500名本科学生,但目前没有一人做职业编剧。“除了少量学生在从事影视编剧的创作外,当时分到沪剧团、昆剧团、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学生几年后纷纷转行,这是我们这些戏文教育者的莫大悲哀。”

    中国戏曲学院曾举办“2008全国戏曲编剧高峰论坛”,中国当代18位剧作家——魏明伦、郑怀兴、周长赋、陈亚先、罗怀臻等悉数到场。他们中年龄最大的近70岁,最小的也有52岁,被人戏称为戏曲界的“十八棵不老松”,也被视为力撑中国戏曲大厦的18根栋梁。但是,仅靠这“十八棵不老松”,能撑起中国戏曲的明天吗?

                                          (《人民日报海外版》赵凤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