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漫议寓言体小说的创作:兼论《鱼鹰》

作家网2014-01-24 11:26:58
    前年,我在新加坡的《新华文学》上发表论文,对黄孟文的《毛果山传奇系列》进行评论,并对寓言体微型小说的艺术特色进行了一些研究。在此之前,刘海涛、凌焕新等诸位大家都关注并研究了这个问题。这是鉴于我们国内的许多作家如凌鼎年、谢志强、汝荣兴、蔡楠、邹当荣等都进行大量的创作。事实证明,这个课题的探研,有积极的和现实的意义。
      寓言体微型小说不等于寓言。而我们在创作中却往往混为一谈,这是对两种文体的不同艺术特质不甚了解的结果。
      首先,是两种文体对意蕴的表达决不相同:寓言指归单一且非常明确,作者往往把他的观点,对事物的态度直接明白地告诉读者;是非判断一目了然;导向性和训戒性十分显豁。因此,它的说教意味浓厚,随之而来的,是回味不足,缺乏令人咀嚼的余韵,读者想象和再创造的空间较小。
      而寓言体微型小说意蕴深远、复杂,作者的观点深藏在情节之中,指归不明确,有时又是多义的。因此,它更具开拓性和参与性,内涵也更加丰富。《鱼鹰》就是多义的:我们既可以为“鱼鹰”的百折不挠、鞠躬尽瘁喝彩;也为“渔翁”的知人善任,善于激励引导折服,并能引起对社会其它事物触类旁通的广泛联想。小说呈现的是一种开放型的格局。
      其次,寓言中的人物形象简单,是类型化的,一般分为正、反两类,作者褒贬情感鲜明。寓言体微型小说的人物形象则追求丰富、复杂,既有鲜明的个性特征,又有普遍的代表意义。《鱼鹰》中的“鱼鹰”虽也运用了寓言常用的象征手法,但它有着丰富的情感,复杂的内心世界;它时而“垂头丧气”,时而“振奋精神”;它为实现自己的目标舍身而在所不惜,但同时又“深深眷恋”着人生。这是一个圆型的人物。读后,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