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小岛迷雾

借着马达车的灯光,从县城打工回家的莫贵忽然看到路中伫候着一位苗条、短发、鹅蛋脸上长着一对大眼睛的美貌少妇。她身着乳白色的旗袍,叉口白嫩的大腿隐约可见。脚穿白色皮......

那年的笋事

钟文打了个长长的哈气,又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在心里骂了声娘。中午轮到钟文值勤,怕校长领导检查,一直熬着不敢打瞌睡。 钟文老师!这个声音洪亮而有些胆怯。 钟文慵懒地......

经理喜欢酒量大的下属,他观察研究了一年多,终于在一天早上醒来时顿悟了。 作为一个分配了三年的大学生,三年里勤奋工作,每天在公司理,他嘴角就没合拢过,向一切人微笑......

青瓷花瓶

玉英和杜明大闹了一场之后,丈夫扔下一句话:咱们离婚吧。然后,他头也不回地离家出走了,留给玉英的只有空寂的大房子和清冽的泪水。玉英知道丈夫这一走,没有两三天是不回......

我是傻孩子

他只比她大半岁,但总叫她傻孩子。而她呢,也乐意做他的傻孩子。无论事情大小,她总喜欢问他,把他当作智能百科。每当他板起脸教训她:你自己就不能动动脑筋啊?傻孩子!她......

杜鹃花开

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儿轰轰烈烈地烂漫着,转过一树大红的艳丽,又是一片娇柔的粉白,有风抚过,缀满花儿的枝条颤抖着,风一过,一片片花瓣落在山脚的小溪里,顺水远去。 她带......

祥和镇的怪事儿

祥和镇并不祥和,祥和镇里的人天生脾气暴燥,沾火就着。 祥和镇出了一件怪事儿,百余户人家的小镇上,每天都会有人发现自己家丢了一样东西,而同时也会发现多出一件东西。......

峨嵋刺

小丹的父亲临死之时,抚摸着小丹的头说,孩子,不要去找铁拂尘寻仇,你赢不了他,这仇恨你也不要再结下去。小丹咬紧牙关,攥紧铁拳,眼睁睁地看着父亲阖上双目,暗暗发誓,......

开灯

女人是坐在轮椅上来的。 这让陈小梅或多或少有点吃惊,陈小梅的陶吧自开办以来,形形色色的人也见过不少,但坐轮椅进陶吧的,女人还是先例。 都这样了,还贪恋玩一把时尚......

手机里的秘密

晓伟是一家媒体的记者,负责采写重大案件报道。这天,他正在电脑前写稿,忽然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是一则重金寻物启事,说某人不慎将手机丢失了,现悬赏一万元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