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谁持彩练当空舞

张玉太作家网2020-10-11 09:59

2020年中国作协迎春晚会与翟泰丰(右)合影



谁持彩练当空舞
——谨以此文痛悼泰丰同志
 
作者:张玉太
 
  惊闻翟泰丰同志遽然去世,我的心里倍感哀痛!
 
  多年来,我与泰丰同志接触颇多,从他身上感悟到很多可贵的品格,从他诗文中体味到强烈的艺术气息。作为原中宣部领导,他对文艺事业特别关注,始终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来指导他所领导的文艺工作,这一指导思想须臾未有偏离。在我的印象中,泰丰同志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文艺事业的指针,特别是对毛泽东同志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及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同志的一系列有关文艺论述,领会颇深,并将其贯穿于自己的行动之中。他的工作,他的作品文章,无不贯穿着一条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红线。
 
  泰丰同志喜欢亲自动手写文章,搞创作,他以一个党的高级宣传工作领导者的敏锐与博识,站在党和国家及文艺事业的高度,深刻而全面地阐述社会主义文艺理论的方方面面问题,揭示社会主义文艺的本质、特征、任务,剖析新时代文艺事业当中存在的症结与积弊,廓清诸多困扰着文艺工作者多年的心头迷雾,还能够高瞻远瞩,展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的光辉远景。由于他独特的身份和阅历,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有着较高的修养,对党的文艺事业有着深厚的感情,对经典的文艺作品、文艺理论有着浓厚的兴趣和过人的悟性,使得他的诗文及谈吐,挥洒自如,既有恢宏纵横的气势、一针见血的深刻、高瞻远瞩的眼界,又不乏清词丽句、诙谐幽默以及深邃的哲思,给人以从容不迫、高屋建瓴、举重若轻之感。
 
  泰丰同志有着领导者的思想与理论素养,又具备文艺家的学养、才情与风度。作为一个优秀的文学事业的领导者、组织者,一旦拿起笔来品书论文,令人透过字里行间,窥见其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水平的博大精深和对党的文艺方针政策的准确把握。他始终将最大的热情关注于讴歌时代主旋律的作家和作品,对此予以热情鼓励、扶持,尤其是对那些努力塑造新时代党和人民当中优秀代表的好作品,以及弘扬正气的力作,总是给以大力肯定。对青年作家,他一直毫无保留地奖掖与帮助,拿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读他们的作品,撰文评介,大声地为他们鼓与呼,用平等的态度与他们切磋得失,以文会友。对德高望重的老作家,他表现出一以贯之的尊敬与关怀,对他们的每一部新作都热心地研读、推介,表示出由衷的高兴。在指导文艺事业过程中,他始终牢牢地把握“二为”方向,遵循“双百”方针,始终着眼于繁荣社会主义文学事业,始终着眼于团结、和谐、鼓劲、繁荣,始终与广大文艺工作者以诚相待。也正因如此,他的逝世,格外令人怀念与痛惜。
 
  还记得,我在编纂《翟泰丰文集》过程中,有机会接触到泰丰同志大量的往来书信,其内容涵盖工作、事业、生活、友情诸多方面。这些信札当中,家事国事,诗坛文坛,上级下属,旧雨新朋,林林总总,留存于纸上,凝结成一段段难忘岁月。或十数字短札,或万余言长简,无不推心置腹,相见以诚。其中绝大部分事关党的文学工作,时时处处以工作大局为重,以党的文学事业为重,时时处处着眼于服务作家、繁荣文学;从一封封书信里,可以看到他鲜明的党性原则和高超的领导艺术,以及对文学事业的那份热情与真诚。从这些书信可以看出,泰丰同志没有官气、暮气,笔墨是新鲜的,激情是跳动的,思辩是严谨的,而情态又是那么朴实可亲,文辞又是那么谦和平易,仿佛是一位知心朋友,在与每一位文艺工作者娓娓交谈……
 
  泰丰同志一向对旧体诗词情有独钟,这方面的濡染与修养也非一日之功;他有着多年的革命生涯,与共和国的命运相依相伴,眼前见的是云起云飞,心中念的是国是民情,笔底流的是琴心剑胆。他的诗词作品,或叙事之篇,或怀人之作,或即景之章,或哲理小令,质胜于文,气胜于韵,激情不为绳墨所缚,都别有一番情思和韵味。
 
  在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际,泰丰同志不畏年事渐高,事务繁忙,创作了长篇巨制诗作《三十春秋赋》。这是一部激情洋溢的长篇政治抒情诗,凭借他丰富的政治工作经历和深厚的文史哲方面学养,使得诗中充盈着强烈的时代责任感和忧患意识。国家的强弱,民族的兴衰,百姓的甘苦,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坎坎坷坷,在泰丰同志笔下汩汩滔滔,鲜活地涌现出来,看得出,他是蘸着血肉与激情在记录共和国及其人民的奋斗历程,记录我们这个时代最为浓墨重彩、最为辉煌壮美的一段里程。他将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同时也将他自己神圣的历史责任感,完全彻底融入了长诗之中。
 
  就在近期,他写了长诗《大武汉颂》,我读后顿生感慨,随即写了诗评《一支悲壮的大武汉抗疫交响曲》,分别发表在《人民日报》、《文艺报》。而这,成了我与泰丰同志最后的文字交流。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这一富有浪漫气息的诗句,其中的后一句曾是《翟泰丰文集》序言标题,如今我还用它作此文题目可,以纪念泰丰同志过往的风生水起的工作业绩,并借此描摹出泰丰同志激情洋溢而又丰富多彩的人生轨迹与战斗姿态。在我心目中,泰丰同志永远是一个战士,一个诗人,一个坚定地领路者。
 
  抚今追昔,斯人已逝。泰丰同志——我们文艺工作者的好领导、好朋友,他的工作业绩,他的诗文笔墨,他的风范品格,他的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将永远印刻在我们心中!

  泰丰同志,我们怀念您!
 
  2020年10月10日于京